我的女奴小梅 - 优优色影院



爱,不是爱情,在人死后还会延续吗?你相信“人鬼情未了”这个故事吗?人类的感情真的可以随肉体的消亡吗?对于这个问题,我不想当唯物主义者,因为我宁愿相信对一个人的爱是不会随肉体消失的,因为爱就在你的心里,在人和人之间传承着。

  我曾经怀疑过这个城市里面是没有真情的,也许我是错的–爱,在这里,就像沙漠里的荆棘花。我们这些城市人,承载了太多的冷漠,忍受着太多的孤独,我们都已经麻木了。当我遇到了小梅,我找到了真正可以让我感动到掉眼泪的感觉。我游荡在这个城市里,成为一个猎色者,是因为我的灵魂太空虚的缘故。我白天忙碌着,夜晚寂寞着,是这个城市里面蠕动的蛆虫。我曾经对着灯红酒绿的世界呐喊:“来吧,让我感动一次,看看你虚伪的面具下是不是还有一点怜悯!”虽然这个城市到处都是人,但是它还是空荡的,因为缺少激情和温馨。

  上海的梅雨季节,就像女人兴奋的下体,潮湿,阴暗,闷热……我不知道这个比喻是否恰当,但是梅雨天的空气中就像已经兴奋的女人下体一样弥漫着躁动。我特别讨厌阴雨连绵的日子,天空是灰色的,让人看了就觉得压抑。很久没有体会什么激情了,我这个猎色者又开始出动了。前段时间刚刚和QQ上聊了一年多的一个女孩子–小梅见了面。小梅是一个外表清纯可爱,文文静静的女孩子。和她在一起,你不会感到拘束,她总是会让你很放松,不会让人产生戒心。她不是一个放荡的女人,我认为她身体里面的躁动需要男人的温柔体贴才能释放出来。我曾经想过让小梅成为床上的荡妇,但是她在这方面太拘谨,太传统。

  忙碌的一天又过去了。我撑着一把伞走出办公楼。今天是我和小梅约好吃烧烤的日子–徐家汇美罗城8楼的达迦马烤肉。地铁里的人很多,我磨磨蹭蹭花了半小时才从淮海路赶到徐家汇。这个倒霉的天气,该死的交通。我对小梅还没有到日思夜想的地步,但是我一直保持着进攻状态,希望有一天彻底占领她的身体。

  小梅已经到了,坐在那里喝着茶。

  “你来得很早呀。”我说道。

  “我下班就来这里了,我的公司就在附近呀。”她微微一笑。

  “今天吃完饭做什么呢?”我迫不及待地问道。

  “没有想好。你决定吧。只要不喝酒就可以。”小梅回答道。

  “那么去看电影?”我问道。

  “好呀。去看《2012》吧。听说挺好看的。”小梅终于决定今天约会的内容了。

  我特别喜欢吃烤牛舌,因为口感很好,说实在的吃一肚子肉并不是我喜欢的。偶尔这么吃还能接受,天天吃我就受不了。我盼望着快点结束这顿肉宴,快点看完电影,让我带着眼前这个女孩子回家过夜,我要在今天晚上彻底搞定她,脱去她所有的衣服,进入她的领地探索,看到她在我的进攻下娇喘……小梅,你这个平日里文静可爱的小姑娘,到了我的床上会是什么样子呢?小梅说她来自黎家大院。我觉得既然她来自那里,应该也是一个愿意屈服在我的脚下,甘心忍受性虐的女人。我不知道我和她能维持多久,但是我会努力,我渴望成为她身体和灵魂的主宰。第一,我讨厌遇到见面就会去开房的女人,第二我讨厌遇到长久不开化的女人,对我这个猎色者是一种心理上的折磨。

  《2012》是个大场面小情节的电影,应该感谢特技效果,不然没有人来看这部电影了。我一直纳闷,地球都快毁灭了,那个印度科学家还能用手机通话。小梅看得倒是紧张得不得了,仿佛今天就是世界末日一样。当我们走出柯达电影院,已经是晚上11点了。

  “晚上你还回去吗?”我试探性地问道。

  “嗯,你还想做什么?”小梅是不是意识到了我是在发出一个暧昧的邀请。

  “不如去我那里吧?”我直接问道。

  “嗯……”小梅低下头,知道了今天晚上她要做什么了,但是她没有拒绝,我很开心。

  小梅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,头发被雨水打湿了一点。我到卫生间拿了一块毛巾,走到客厅关掉了灯,坐到她身边。她结果毛巾慢慢地擦着头发,我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。

  “跪下。”我低声命令道。

  小梅起身跪在我面前,低着头,手背在身后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“你以前的S没有教你怎么伺候主人吗?”我问道。

  “教过……我好久没有了,有点生了。”她低声回答道。

  我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,“舔我的鸡巴!”我呵斥道。小梅拉开我的拉链,伸进我的裤裆掏出我的鸡巴,慢慢将龟头含进嘴巴里。我的龟头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,这是我最喜欢的感觉了。我打开电视,一边看电视一边体会着小梅带给我的舒服感觉。她就跪在那里,双手扶着我的鸡巴,嘴巴不断将龟头吸入吐出,像一个品尝冰棒的小姑娘。

  看完了午夜新闻,我让小梅去洗澡,我去房间准备绳子。我知道着将是一个美妙的夜晚,我将和这个女人玩那些久违的游戏,刺激我的感官,释放她压抑很久的激情。小梅从卫生间出来,浑身一丝不挂,进入卧室以后,直接跪在床下,看来以前的主人将她训练的不错。

  “能不能不插我,其它的我都愿意。”她乞求我。

  “为什么不能和我做爱?我要捆绑你,从你的后面奸淫你。”我不理解她这个要求。

  “不,我真的不想。”

  “为什么?给我一个理由。”我有点生气,这不是折磨我的小弟弟吗?

  “我答应过以前的主人,我那里只容纳他。求求你,不要。”小梅解释道。她的话让我不解,以前的主人都成为过去时了,为什么还要遵守这个诺言呢?

  “那么肛交呢?”我问道。

  “可以……我答应你,我一定好好听话的……”小梅知道这样对我是不合适的,她同意了我进入她的后庭。

  那天我特意给她捆绑了一个龟甲缚,把绳结打在她的阴道口上,封闭了那个我向往的通道。我来开勒进屁股沟的绳子,露出肛门后奸淫了小梅的后庭。她没有要求我赐予她性高潮,在我喷射出男性的精华以后,她只是希望我搂着她,安慰一下她。逢场作戏而已吧,我觉得我和她就到这里为止了。

  “你和以前的主人分手了?”我问道。

  “是吧。”她回答道。

  “那你为什么还要遵守那个诺言呢?”我接着问道。

  “我答应过一个我深爱的人,所以我要遵守诺言。”

  我不理解她的话,“你们都分手了,为什么还要遵守呢?将来你结婚了以后呢?”我觉得这是一个奇怪的想法,为了以前的男人放弃和以后的男人体验性交的快乐。

  “我不打算结婚了。”小梅的声音很小,近似于沙哑。

  “那么你为什么还要接受我?你应该守身如玉才对。”我开始步步进逼,驳斥她的想法。

  “是我加的你的QQ,记得吗?我……听了他的话,才加了你的QQ。”小梅挪了一下身体,把身体背对着我。

  “他,是谁?”我问道。

  “温柔的霸主,我的S。”

  “原来是他!我们聊了两年多了。很久没有见过他了。他是你以前的S?”我终于知道了她以前的男人是谁,就是这个男人的存在,让她无法接受我这个男人的身体进入她的领地。

  我紧紧靠近了小梅,她在默默地流泪。“是不是很傻?”她问道。

  “为什么他让你找我?”我不解,难道温柔的霸主将她送给我了?

  “他说,你人不错的,找你不会错的。”她回答。

  他们两个人真是奇怪,一个是我的QQ好友,经常聊天谈论女人,让他自己的女人找我,和我交往然后和我上床;一个是为了一个男人死心塌地,遵守诺言的女人。“好久不见他上网了,他有什么事情吗?”我问道。

  “他挺好的,不要提他了。我要睡觉了。”小梅说完就闭上眼睛,不再理会我了。

  我下了床,到客厅抽烟。原来我床上的这个女人,是一个QQ好友的女人。这个世界真是奇怪,将自己的女人送到一个网友的怀抱中,自己却消失了。我偷偷透过门缝望着小梅,我发现有点害怕她是一个鬼魂来索命了……

  我回想起“温柔的霸主”这个网友。他的文章总是充满激情,有时候还会写上一篇文言文。这个人说话有一股霸气,不像我温柔细腻的。我也是在黎家大院认识他的–一个男主,当时和一个女M打得火热–两个人在论坛里面一唱一和,好不让人羡慕。现在,他的女人在我的床上,他的人在哪里呢?

  我回到卧室,睡到了小梅旁边。我摸着她的乳房,拿捏着她的乳头,玩弄起来。她翻过身,将腿张开,好像在让我随意玩弄。我用手指扣进她的阴道,不断刺激她,一会她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,看了我,接着睡去。我趴倒小梅身上,将鸡巴插进她的阴道,开始奸淫熟睡中的女人。我这样做纯粹是为了找点事情做,睡不着会很无聊。我不停地抽动着,在她身体里面进进出出,两个人的结合部传来淫水肆虐的声音。我把精液射在她体内,然后趴倒她两腿中间观看精液从阴道里流出的样子。我把精液涂满了她的阴部,然后抱着她睡过去– 这样做很变态,不过我喜欢–我喜欢我的女人的下体有我的精液的味道。今夜发生的事情怎么这么诡秘呢?

  第二天早晨,小梅打电话请了假,我也不打算去上班了。两个人到楼下吃了早餐后,决定去小梅在杨浦区的住处。我很少去女伴的家里,因为我怕自己不适应。今天既然请了假,就当去逛街好了。

  小梅的住处收拾的很整洁,一看就是一个爱干净的女孩子。她的卧室不大,但是很温馨,粉红色的装修,粉红色的床,粉红色的窗帘。她回到家里就去了卫生间洗澡。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等着她出来,继续我们的游戏。她从卫生间出来,走进卧室,拿出几捆绳子,一些调教器具,还有一套皮质的情趣内衣。内裤上有一个拉链,拉开以后就可以露出阴部供男人玩弄。上衣是紧身的,穿上以后可以看到突出的两个乳头,黑色的衣服,极具诱惑力。我拿出绳子把她捆绑好,让她屁股掘起来,我抽出自己的皮带,一下一下开始鞭打这个女人。

  以前我和温柔的霸主聊天的时候就知道他的女M很喜欢被鞭打,现在他的女人在我的抽打下开始呻吟。我拉开她内裤的拉链,看到里面已经湿润了,随手拿出一个硅胶阳具插了进去,然后拉上拉链。我解开了绳子,让她在屋子里面爬行,我拿着皮带在她后面不停地抽打。小梅爬行了很久,脸上开始冒汗,突然身体瘫在地上,嘴巴里喊出女人高潮时的特有声音。这个被温柔的霸主调教过的女人,会在皮带和硅胶阳具的刺激下体验到性高潮,简直就是一个完全开化的女人。

  “你在床上很传统嘛。可是现在为什么这么淫荡?”我开始羞辱小梅。

  “啊……很舒服……谢谢主人……”她的身体还在性高潮的余热中没有缓过神来。

  我拉开内裤的拉链,拿出硅胶阳具,掏出自己的鸡巴,准备进入她的阴部。她没有拒绝,分开腿,让我很顺利地进入了她的阴道。我在她身体里肆虐着,爆发出自己的精华。

  “元朗,”她没有叫我主人,“我已经破戒了,你别再折磨我了,求求你。”她突然哭了起来。我没有理会她,用手指扣挖她的阴道,将混合着精液和淫水的液体不停地涂抹在她的阴蒂上,然后开始按摩她的阴蒂。

  她扭动着,高潮以后的阴蒂变得十分敏感,被手指触碰后,让她的感觉特别强烈。

  “你不用遵守那个诺言了。以后你的身体就属于我了。”我一边玩弄着她,一边说道。

  “好了,我受不了了……停下来吧。”她哭着哀求我。

  我停下来,去卫生间洗澡。我出来的是,小梅已经穿戴整齐,变成了那个清纯可人的女孩子。她坐在床上,梳理着自己的头发。我赤裸着走到她面前,将软下来的阴茎凑到她的嘴边。小梅停下来,用嘴巴含住我的鸡巴,开始吸允起来。过了一会,我觉得差不多了,拔出鸡巴,然后坐到她身边,抱住她。

  “你的主人现在在哪里?你们分手了吗?”我问道。

  “是的,分手了。”

  “那做我的女人吧?”我问道。

  “你答应我一件事情。”她回答道。

  “什么事情?”

  “每个月21号,你能来陪我吗?”她瞪着眼睛看着我。

  “这个我当然可以做到。就这个吗?”她看着我。我不理解她的说法,一个月一次,我觉得也无所谓。

  “可以的。说说你以前的主人吧。我和他还没有见过面呢。”我对温柔的霸主现在很感兴趣。

  “以后吧。我会给你讲的。”她眼睛盯着地下,仿佛有什么心事。

  我和小梅到附近的药店买了一盒紧急避孕药,然后去了五角场吃饭。我一直有一种感觉,她和以前的主人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她能接受我,一方面是因为温柔的霸主跟她说起过我,另一方面肯定还有一个秘密的原因。我走在她后面的时候,总有一种很害怕的感觉,她的背影非常像一个人。也许是我阅读过的女人太多了,把她们的形象搞混淆了吧。

  我回到家里,打开QQ,给温柔的霸主留了言:“我现在和小梅在一起。好久没有见你了。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”我心里没有底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收到对方的回答。小梅的背影,很像一个人,到底是谁呢?我开始在我阅读过的女人中搜索起来。我没有找到任何结果,难道她在我的梦里出现过吗?

  上海,是被早晨的车水马龙的喧闹吵醒的。24小时的喧闹是这个城市一成不变的韵律。在这个钢筋混凝土铸就的城市里面,寻找一份温暖,就像在沙漠里面寻找甘泉一样困难。自从认识了小梅,我的业余生活也变得丰富起来。平时我们就是见面喝喝茶,看看电影,逛逛街,很少玩SM游戏。罩在小梅身上的神秘面纱一直是我想揭开的秘密。我给温柔的霸主发了QQ留言,一连一个月没有回信。我想,他可能换了QQ号码,这个我还是去问问小梅比较好。

  “温柔的霸主为什么一直不在QQ上呢?”有一天我和小梅喝茶的时候问道。

  “你想知道吗?”小梅反问我。

  “想,这哥们人不错的。是不是换号了?”我问道。

  “不是,他出事了。”她的回答让我吃惊不小。

  “出事了?”我不解地问道。

  “是的。他出了车祸。你想见见他吗?”小梅终于告诉我了这个事实。

  “他?在家里?”我问道。

  “在家里。他卧床一年多了。”小梅说的这些,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。我觉得她一定十分了解温柔的霸主,能够进入他的生活。

  “有空我们一起去看看吧。”我说道。我应该去看看这个好友,一个神秘的网友,小梅以前的所属–那个让小梅现在还不能忘记的男人。

  小梅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呢?现在她已经属于我了,还是和以前的主人藕断丝连的,难道我只是一个替代品吗?

  一个下雨的天,我和小梅打车来到上海的平江小区,司机按照小梅的指点七扭八弯的把车停到一栋楼下,我们进了楼房。小梅带我来到402门前,按了门铃。一会,一个年纪很大的妇女开了门。

  “小梅啊。好久没有来了。”那个妇女说道。一边说,一边让到一边让我们进屋。

  “阿姨,我来看看亮亮。”小梅带着我进了房间。

  床上,躺着一个年轻人,估计年纪和我差不多。一进屋就闻到一股中药的味道。

  “这位是我的朋友,元朗。”小梅向老年妇女介绍道。“这是亮亮的妈妈。”

  “阿姨好。”我急忙打招呼。这位就是温柔的霸主–亮亮的妈妈。

  阿姨倒了两杯睡端进来,然后出了房间,关上了门。

  “亮亮,这是威严的温柔,那个贾作家。”小梅对着亮亮说道。

  亮亮转过头,看着我们,眼睛里面充满了喜悦。

  “他不能说话,身上只有左手可以动。我们说的他能听到。你想说什么,直接说,他可以写下来给你看。”小梅对我说道。

  “霸主,不,亮亮,现在我和小梅在一起,你不会介意吧?”我微笑着,想开个玩笑。

  亮亮的左手动了起来,我听到了笔在纸上写字的声音。小梅拿过他左手下的本子,递给我,“哥们,我说过介绍一个女人给你,我做到了。”字体写的很潦草,但是我能看得清。

  “我和小梅在一起很开心的。”我说道。

  [我知道,小梅和我说了。好好对她。] 亮亮写道。

  “小梅人很好。我会对她好的。”我说道。

  [交给你了。玩得开心点。她很骚。]

  “这个,不说也知道。”我看了一眼小梅,她脸红扑扑的。我知道当着她的面,这是一种羞辱了。

  [我本来不打算让小梅来了]

  “她是个重情义的人。不然我们不会那么喜欢她。你说是吧?”

  [她每个月都来看我,比我女朋友强。]

  “现在很少有小梅这样的了。”我说道。是的,小梅这样重情义的女子,现在很少见。遇到亮亮这样的情况,10个女人8个会逃跑,还有一个在彷徨,剩下一个就是小梅了。

  [不要让她跑了,好好干 哈哈]

  “放心吧。我会让她爽死的。”我说道。亮亮的脸上抽促了一下,那是一种勉强的微笑。

  小梅坐在一旁,摆弄着自己的手机,不知道该不该插嘴。

  “小梅,伺候一下亮亮吧。我和亮亮想看着你淫荡一下。”我没有征求亮亮的意见,我觉得没有必要。如果他能正常,估计会接受的。

  小梅走到亮亮身边,从口袋里面掏出湿纸巾,掏出亮亮的鸡巴,擦拭干净后开始给亮亮口交。我把门反锁上,然后站到小梅的身后,退下了她的内裤,撩起她的裙子,打算向亮亮展示着小梅被我剃光阴毛的下体。我和他QQ聊天的时候提到过,如果一起调教女人的时候,就应该这个样子。

  亮亮看着我,瞪着眼睛,像有话和我说。我递给他本子,他写道:[你真行,我老妈在呢]。我微微一笑,“不怕,我反锁了房门。还有,待会让小梅表演我最近调教的一个游戏。”小梅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,然后开始很为难地咽下起亮亮的精液。我从包里拿出手机,开到震动模式,让小梅夹在两腿中间。我拿出小梅的电话,开始拨打电话,“嗡~~”,小梅不由自主地呻吟了一声。我把电话交给亮亮,他不断地按着重拨,重拨……小梅的身体开始扭动。我伸出一个手指插入小梅的肛门,那里一张一合的,前面体验着震动,后面体验着羞辱。

  [好了 看你干她吧和以前说的一样]

  “小梅,跪着,让亮亮看我干你。”我命令小梅。

  小梅跪在床上,我掏出鸡巴插进她的阴道,开始在亮亮面前奸淫这个女人。一个是以前的主人,一个是现在的主人,小梅安排了一个绝妙的聚会。我和亮亮以前就说过,轮流来折磨我们的共同的女人。现在我和他都做到了。小梅含住了亮亮第二次勃起的阴茎,我在后面干着已经因淫水泛滥的阴道。“小梅,我干你的屁眼给亮亮看。”我拼命掰开小梅的屁股,将后庭暴露给亮亮。小梅停止了口交,撅着屁股,摆好位置,打算表演肛交给自己从前的主人。我的鸡巴顺利地进入了小梅的后庭,亮亮的眼睛里透出兴奋的眼光。

  [我以前也喜欢]

  “我最喜欢的就是奸淫小梅的后庭。”我说道。在小梅的后庭抽动了十几分钟,我终于爆发了。我拿出鸡巴,将慢慢流淌出精液的屁眼给亮亮看。

  [让她继续]亮亮写道。

  我命令小梅继续给亮亮口交,我开始清理战场。小梅在吃下亮亮的第二波精液以后,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。我们三个人,好像很熟悉,没有尴尬的感觉。虽然亮亮现在这个样子不能自理,但是他还是加入到游戏里面来。小梅拿出尿壶,放到亮亮的屁股下面。“他每次完事,都要小便的。”小梅非常习惯了照顾亮亮。

  “哥们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我反正会好好珍惜小梅的。”我说道,像在发誓一样。

  [帮她忘记我],亮亮写的这句话,让我不理解。我看了他的眼睛,我明白了,他是希望小梅不要在纠缠于过去的情分,继续自己的生活。

  “我可以不做你的女人,但是我要做能照顾你的人。”小梅眼泪汪汪的,握着亮亮的手。

  [你应该有更好的生活],亮亮给小梅写道。[找个男朋友],小梅看完,转身打开房门锁,出了房间。

  “哥们,我,现在觉得,你应该把小梅留下。”我突然做了一个决定。

  [不能连累她], 亮亮的眼神黯淡了下去,转向一旁。“我觉得,她需要的是你。我,在她的心里也许就算一个替代品吧。”我说出这句话后,看到亮亮的眼泪流了下来。

  “亮亮,小梅其实比你痛苦。”我思前想后,还是说了这句话。“她心里是爱你的。做那么多事情,是为了让你开心吧。”

  [我的本子,在窗台上]

  我拿到一个日记本,递到亮亮面前,他的眼神示意我打开。我打开日记本,里面是密密麻麻的文字:

  [小梅,我不能拖累你。以前你要做我的女朋友,我没有同意。我很后悔。但是现在看来是对的……]

  [记得我们第一次在宾馆,你那时候真的吓死我了……]

  [你去找威严的温柔,我们聊过,我答应介绍一个女人给他……想想送你比较合适]

  [和元朗见面感觉如何]

  [那就好,你该找个男朋友,离开SM]

  [我对你说过若生命只到这里,从此没有我,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]

  [带他来吧,最后一次,然后你离开我和他,开始自己的生活]

  我看到了一个男人最后的决断:那就是今天–在完成了这个三人行的故事后,亮亮要放飞自己的女人,让她自己去生活。

  我是不可能给小梅幸福的–小梅要的幸福是在亮亮身边。我刚才说的那些给小梅幸福的话,其实是一厢情愿而已–我没有想过小梅的感受。亮亮和我的约定,不是感情买卖,那只是一个游戏而已。他不可能让小梅完全属于我,我也不能给小梅真正的幸福感受。我看到了这些文字,我就做了一个决定–一个很简单,很容易做的决定。

  “小梅不会离开你的。我觉得,你应该接受她。这是她自己的选择。我叫她进来,让她自己选择。”我没有征求亮亮的意见,转身出了房间。我走到厨房,看到小梅在帮阿姨摘菜。

  “小元,晚上留下来吃饭。亮亮好久没有这么高兴了。听说你门来,他高兴死了。”阿姨的脸上笑着,一个伟大的母亲。

  “小梅,亮亮叫你。”我编了一个借口。小梅和我进了亮亮的房间。

  “小梅,我说几个选择,你给我和亮亮一个答案吧。”我说道。

  “什么问题,还这么严肃。”小梅不淫荡的时候,还是同样招人喜欢的。

  “小梅,你愿意留下来照顾亮亮还是以后离开他再也不来往?”我直接问到点子上了。

  小梅沉默了一会,坐到亮亮身边,“亮亮,你决定吧。”她把问题踢给了亮亮。

  “我要你回答。看着我,不要去管亮亮。”我说道。

  小梅的眼泪慢慢流了下来,“我想照顾他一辈子,可是他不让。我不配吧。”小梅有点生气的说。

  “哥们,看到了没有。这是你的,你摆脱不掉的。”我觉得小梅已经给出了答案。“小梅以前和我发生的那些事情,你介意的话,我今天就领走她。”

  亮亮拿着笔在纸上开始写,[让我好难]

  “我祝福你们。哥们,这么重情义的女孩子可是天下难找。她愿意照顾你,就是跟着别人,也不会幸福。身体上快乐,心里还是有个不快乐的地方。”我说道。

  小梅紧紧地握住了亮亮的手,开始哭泣起来。“你们在一起多好。我去厨房帮忙。”我退出了房间。

  “你是小梅的男朋友?”阿姨问道。

  “不是。朋友而已。小梅挺喜欢你家亮亮的。”我连忙说道。

  “我家亮亮这样,哪个姑娘肯哟。”阿姨一脸无奈的样子。

  “你等着抱孙子吧。”我开玩笑地说道。

  “那我死了也可以闭眼了。”阿姨开心的大笑–一个坚强的母亲。

  “他们俩,不错的……”我觉得自己开始吃醋了。说句人渣的话–一个瘫在床上的男人,怎么这么命好呢?

  晚饭,我们三个是在亮亮的房间吃的。小梅一勺一勺的喂着亮亮,看着就像爱人间一样的温馨。阿姨自己在客厅,时不时过来看看我们。我问过亮亮最喜欢什么歌,他说他喜欢《天使的翅膀》。是啊,爱就是小梅的翅膀吧。我们以前聊天的时候,他说过他和小梅的一些事情:第一次在淮海路新天地见面,第一次在建国宾馆里面,第一次在小梅的住处给小梅的后庭开苞……

  “哥们,我们完成了以前约定的。这是不是有点淫荡啊?”

  [呵呵如果我不这样 带着她来你家玩了]

  “那我可不敢啦,我可不敢在你面前性虐你的老婆啦。”我开玩笑说道。

  [没关系 她不从我打她屁股 只要你别阳委(痿,写错了)]

  “这是第一次我们三个,也是最后一次吧?”我问道,我知道即使亮亮同意,我也不想继续下去–他们今后要退出这个圈子,好好生活,体验幸福。

  [你想来,随时可以 呵呵] , 亮亮写着的时候,脸上还是那种不自然的微笑。

  我记得那首歌的歌词:

  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

  落叶随风将要去何方

  只留给天空美丽一场

  曾飞舞的声音

  像天使的翅膀

  划过我幸福的过往

  爱曾经来到过的地方

  依昔留着昨天的芬芳

  那熟悉的温暖

  像天使的翅膀

  划过我无边的心上

  相信你还在这里

  从不曾离去

  我的爱像天使守护你

  若生命直到这里

  从此没有我

  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

  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

  我一个人离开了亮亮的家,抬头看到了满街闪烁的霓虹。小梅和亮亮亲昵的画面,让我觉得雨伞是多余的。那种温暖,足可以蒸发掉我心头的阴雨。外面,车水马龙的街道不在冷冰冰的,开始有了一丝温暖。我心里的沙漠,盛开了一朵荆棘花。

  回到家,我扔掉了所有的工具,删除了所有以前拍摄的那些照片。我觉得,在城市里面找到属于我的荆棘花才是我今后的生活……

  五年以后,我带着老婆和儿子照例来到亮亮家。进入房门,亮亮的女儿嫚嫚就开始叫起来,“元叔叔来了”。儿子和嫚嫚一起戏耍的时候,老婆帮小梅摘菜、做饭,我就和亮亮在房间里面偷偷上网看图片。我们俩很色,不是吗?每年我们两家人都要聚会几次,很平常的聚会。各位不要想歪了。我和亮亮都不再进入SM了,但是我和他都偷偷保留着一个秘密–那就是我们都收藏了很多SM的照片。亮亮经常笑侃我,让我把老婆发展成自己的M。我说我已经试过了,我老婆是标准的S。亮亮大笑说:“你以后还是客串吧。”

  外面,寒流来袭;屋里,却是温暖如春。当我们的欲望归于平淡,所有的事情就都会变成温暖的。这个城市就是欲望太多了……
【完】